Oh Gosh! 變成Dr. 了, 8/1 開始PostDoc 工作。
別寄SOP過來了阿...真的沒時間改

 

最近感覺到一個問題,

『好像用英文比較容易搞笑』。

 

 

當這個問題浮出意識時,我正看著一些網路上翻譯的搞笑影片。

有的是翻譯的圖片,來自美國、日本也有。

彷彿是台灣需要大量進口笑點似的。

當然諷刺政治的笑點,我想台灣應該是不缺乏才是,

但是相對之下台灣人似乎很缺乏自娛自嘈的習慣。

 

我坐在躺椅上,開始想著這個問題。

我開始想用文化差異的框架,試著來解釋這個問題看看。

 

在我跟美國人接觸的經驗中,當在多人一起吃飯閒聊時,

我常發現到,美國人不僅喜歡有自信地論述自己的意見,

也喜歡跟別人討論或辯論,

像是某次聚會的早餐中,一個話題"C++ Vs. Python",

某位認為C++是程式語言中的頂點,

另外常用Python寫程式的同學,自然就不以為然,

我兩種程式語言都有接觸過,也加入了這個早餐的辯論中。

 

中文的環境中,

我到比較發現,一群人聚會閒聊時,

話題比較不偏向於辯論,而是"關心",

像是交換情報:那邊有好吃的餐廳,

像是分享趣聞:誰誰做了什麼白癡的事情。

 

本身台灣的文化背景甚至是在教育環境,

很常壓抑創造與想像能力的價值,

我們變的不習慣去"想",反而是去"接受"比較多。

所以許多人就日復一日停留在相對穩固但卻單調的地基上,昏昏欲睡的活著。

 

 

 

 

幽默並不是要裝瘋賣傻,

我想幽默的精華是創造與想像,一個好的比喻就也是幽默。

比方說在我當TA的時候,

學生問我LHC(粒子對撞機..)的研究到底是在做什麼的,

『你可以想像你要研究一隻手錶,但是你不能打開它,

於是你買了100隻相同的手錶,來砸爛它,

你的研究工作就是看那些砸爛後的小元件是什麼,

然後去推測這隻手錶是如何運作的』

我想這樣講,應該就比較好理解些了。

 

另外個小故事也是在當TA時發生的,

有次某位護理系的學生,跟我抱怨為什麼加熱要這麼久,水都還沒沸騰。

『因為它是你的病人,你得有耐心才行』 (英文中patient, patience 剛好是雙關語)

我的學生傻笑了一下,就繼續等水沸騰不再煩我了。

 

有一天,我看我朋友在office做研究,但是沒有開燈,整間房間暗暗的,

我就打趣的問到『Are you the Dark Knight?』

蝙蝠俠電影其中的一部就是黑暗騎士( The Dark Knight),

而 night 與 knight的發音是一樣的,

我朋友理解了之後,也是嘴角揚起笑了一下。

 

有次我也不知哪來的靈感,跟別人說要 D tone。

其實那是低調的諧音字啦,哈。

 

 

另外,我也覺得跟心理因素有關,因為英語不是我的母語,

當我用英文來表達時,對以中文認識的自己有一段隔離感,

就好像是在線上遊戲一樣,

那種隔離感就好像種保護作用,

降低了搞笑後可能會帶來的尷尬,

所以才會讓我覺得用英文比較容易搞笑。

 

 

 

xin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非常贊同,和美國人聊天儘管是吃飯式的閒聊都還是可以馬上切中主題而且深入探討,他們的獨立思考訓練讓大家都能有自己的看法。反觀台灣學生可能是因為學的東西廣泛而不精深,再加上"怕錯"的個性,比較少會勇於發表自己的看法。
    另外謝謝你整理紅寶書的單字,讓我背單字的路途有了些許樂趣:)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