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生活在一種不實際中

許多事情被隔離了 

過度安適中的理想主義

溢滿房間

 

有時 像一株脆弱不經寒冬的玫瑰

有時 像光芒四射普照天地的太陽

 

有時 也有時 我想不到我該做什麼

 

 

 

 

    全站熱搜

    xin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