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學家關心的是嚴謹的事證,一絲不苟的分析。

但其實很多時候,

物理學家也需要許多想像力

也需要投入社交,談論物理以外的事物。

 

 

這次的conference已經是我第三次的報告經驗了,

大抵上不是很緊張,因為只要報告10分鐘,再加2分鐘的提問時間,就結束了。

不過,比較難的方面是在報告之外與其他物理學家的互動。

像是與朋友的朋友一起去餐廳吃飯,

與教授的朋友一起談論研究計畫,

也會有機會再次遇到之前合作過的朋友,

當然也是認識新朋友的時機。

一整天滿滿的社交活動,得不斷的聽,與說話。

 

 

幽默,在這種正式而拘謹的物理研討會中,我想大概是最好的潤滑劑了。

可以舒緩用腦思考過度,以及帶來新鮮感。

我想,我在幽默這方面還做的不錯,

這邊打算紀錄一些我在研討會中講過的笑點。

 

其實,笑點是種不能被分析的事物,

把笑點解剖了,他就死了,雖然你知道了什麼是笑點。

但基本上要能有幽默感,首先就是要能聽懂別人在討論什麼,

如果英文聽不懂,那就不能反應了,

還有也要理解這種場合適不適當講這些,以及別人有沒有興趣。

 

不好的例子,像是,我朋友Justin與我討論mile 與 km 這兩個長度單位,

他比較喜歡mile,因為他覺得2 miles的慢跑距離剛剛好,而2 km 太短。

我就覺得這討論很無聊,只好裝傻裝笑。

這就不是個好的conversation,

我只是覺得這是個人心得而已,而不是幽默。

 

幽默,我想與"非預期的結果"非常有關,

我們本來覺得某件事該怎麼樣結束的,但是說話者提出了一個很跳脫的結局,

我們的腦袋可能是為了解決這種非預期性而產生的尷尬,然後就笑了。

像是你看到新聞主播正在撥新聞,假髮居然被風吹走了,我想你大概也會笑。

而要產生"非預期的結果",就得靠想像力的練習了。

 

在某次會議的晚餐後,我朋友Joe正跟我說他未婚妻的事情,

然後我們到了大廳,才晚上七點多,Joe提議要不要去Bar喝杯啤酒,

當然我就馬上虧他 "For girls?"

當然Joe馬上也知道那是個笑話因為他明年四月就要結婚了,於是他就打趣說

"不不,我們是要去討論business with men"

我馬上就反諷:

" Gay bar?"

結果大家都笑慘了。

 

 

比喻與誇示,也是幽默的一種表示的方法。

大體來說,也都很需要創造力。

 

我朋友問我下午要不要報名參觀JLab的行程,

但我覺得JLab的研究比較偏Hadronic physics,與我的研究領域不太一樣。

加上我有點想龜在飯店裡休息,連續幾天的用腦度過實在很累,

所以我就跟朋友說 "也許不會吧,因為那跟我的研究領域不很相近"

我朋友依然想勸我一同去JLab,

就說 " Hey, 我們要展開我們的心胸學習新的事物阿",

當他說這一句的時候,在我腦袋中聯想到是

(You cannot teach an old dog new tricks)

這一句是個很常見的諺語,說太老了不容易學新的事物的意思。

 

" I am an old dog." 我就這樣回他。

我朋友楞了一會搞懂了後,就笑了出來,

然後我再作勢汪汪叫了兩聲。

好吧,我想他大概沒有想過這種拒絕邀請的方法吧。

不過最後我們還是去了JLab參觀了。

 

 

想像力,讓世界看起來不一樣了。

我不時會做一些想像力練習,

試圖將每天平凡的故事,加入不同的新顏色,

像是在騎腳踏車趕往教室的路上,

面對的相同的景色實在很無聊,加上一群學生路變得很擠,

我就開始想像這是個超擠的水族館,那些學生們都是流動的魚,

身上的衣服便是不同的鱗片了,

他們要流去哪裡呢?有時候會在相同的時間點遇到相同的魚。

 

 

 

 

 

 

 

 

 

全站熱搜

xin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