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二十九歲快要三十歲的的轉折帶有種很奇妙的心情,

好像會突變成另外一種生物一樣,

或跨進到一種與過去斷離的情境,

也有種像是蛋已經很熟了,該是破殼而出時刻的感覺。

起初是有點焦慮,但越到終點,反而平靜地順其自然。


嘿,不能在說自己是二十幾歲的青年人了。

三十歲不是老唷,而是不再擁有二十歲而已。 

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風景吧,流動著,誰也逆流不了。

爬上更高的大樹,世界更廣後,也瞭解自己如棉絮般的微渺。

那種浩瀚無邊像是可以讓人卸下不必要優越感的沉擔,

接納人終究有是疆界的認知。

 

 

 

這個時期最常被問到的就是感情問題了。

我不像是傳統派的人,而是比較逍遙飄灑的類型。

不過,這問題就像會從床邊傳來敲打聲般,

或者旁敲側擊,猶如皇上不急,急死太監般地讓我被詢問著。

這終究像是個存在性的哲學問題。

那麼,有沒有另外一半很重要嗎?

我自己的回答是,當然是有重要性。

 

不過,只是為了滿足社會期待而交往,

只是讓下一次"為滿足別人的社會期待要求"再次過來而已,

別急別急,先好好認識自己,才能過著好著兩人生活阿。

喔蜜頭佛,

我得先想好下次回台灣時要跟親戚講的藉口。

幸好,我的研究與部落格寫作真的讓我非常忙碌,

這倒是個好藉口。

 

去年被偷偷慶生了,

害我小慌張的不知所措,哈。

我很害羞的,不需要特別過生日。

 

 

 

 

 

 

    全站熱搜

    xin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