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

街景似乎被淋上了汽油,蒸熔地,像是油畫般的扭曲。

 

圖書館的冷氣,像是救命的天堂。

爽度是跟家裡的電風扇不能比的。

 

坐在我前面的是位讀高職的小女孩,

很用功地讀著英文,我坐過去時甚至連頭也沒動一下,

似乎她的世界 就 跟那被順柔的長髮遮影的眼睛 一起沈靜了。

 

坐在她後面的是位要考插大的學生。

下午四點鐘,就這樣與我一起在小小的圖書館唸書。

雖然完全不認識,但就好像某種精神力能滲透過來一樣,(發功!!!)

讓我也不得不變成得非常用功起來了。

 

 

最後一個離開圖書館的人,是我,

有種奇妙的違和感。

 

    全站熱搜

    xin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