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想喝點點酒,

打開冰箱,發現已經沒了,

只好泡自己喜歡的薄荷茶來喝。

 

上午,還在悠閒的聽初夏的蟬鳴,好不自然。

十點多時,跟網友用skype談英文的事情,

但後來卻一直在談人生觀、對錢的價值觀、一些很深入個人的話題,

像被剖析了,很少向人說過這類的話題的,連我家人不曾說過。

也許是雙方都沒見過面,所以就大膽的說了,

近兩個小時的談話結束後,

胸口悶悶的,似有所東西不吐不快,卻又令人無從掌握起,

好難過。

中餐像不記有吃過一樣地吃了。

 

其後,想休息也不得安下心情,

於是花了兩個多小時,回了一篇長長的信給該網友。

那股胸中臆氣卻消藏不下。

 

我知道那憂鬱的感覺又來了,

來吧! 我知道一定會來的, 該死的sentimental personality.

也不是該網友的緣故,也不是該網友的錯,而是談話中,帶出悲傷的回憶給我

就像《琵琶行》中「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貶謫意」,而使江洲司馬淚沾襟。

回憶的灰燼又開始飛揚了,在我腦海裡。

恍神到現在,好想喝點點小酒阿,可惜沒了。

 

突然 覺得自己好沒用...

自己只是被一大堆的知識所包圍保護了而已,

也覺得自己似乎過於理想,過於天真,

有種像電解質完全解離般地消失了對自我的認同。

 

等待那位網友的回信吧,

我想,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想。

 

 

 

    全站熱搜

    xin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