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自然的低落

我並沒有去拒絕這份低落

像是為我獨自創造的氛圍

只是正站在中間而已

 

就如我預期的一樣

陷入一個微小淺藍色世界中

但太早離開的話

承諾就變成能輕易改變的言語

我選擇難過一些時間

來記憶與弔念我的誓言與真心

 

    全站熱搜

    xin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