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0

上一次去MSU是設定儀器,

這次去MSU是作實驗取data。

我們組員:Professor Tabor, Scientist Vandana,

Graduate student Peter, Justin, and Me.

六點半,一大早就開著物理系館的Van出發了

 

天都還暗暗的,first driving shift是由我們的教授開。

 

 

車程大約要16的小時,單程要1000 miles,所以預估早上6點出發,晚上10點才會到。

 

 

中餐與晚餐都是在車上解決的,總之,就是不斷的開車。

 

 

 

後來,我在半路上買了本地圖集,認識了不少interstate,

照片中是玉米田,沿路上看到好多大片大片的玉米田。

 

 

 

 

 

我們主要有三個driver,Tabor, Peter, and Justin.

我有開一小段路,貢獻了50 miles左右,

Peter是鐵人....開了5小時,問他會不會累,他反問 so what...,然後又繼續開。

peter...一路上都在飆...好幾次都飆上80 mph以上

 

 

風景很漂亮,

這時候就很希望自己能像詩人一樣,

把眼前的美景與心靈的感受能紀錄下來,

用中文還好,用英文的話,自己還不到那種程度。

我想這就是文學的價值吧。

 


 

 

Day 1

今天主要的工作是final setup,

工作內容就是check儀器有沒有接地接好,然後用示波器檢查noise的程度。

 

至於particle beam,是由NSCL專業人員來控制的,

星期一的行程是Pimary tuning

 

 

Day 2

把用來作calibration的source貼上儀器,

然後計算channel number與energy的對應關係,

這個滿easy的,我大概花了2小時多就搞定了。

 

Tabor教授前兩年畢業的學生Hoffman,從Argon National Lab過來,參與這次的實驗,

Hoffman是Tabor的得意門生之一,

他的dissertation 獲得了全美nuclear physics dissertation的first prize.

是24O的研究。

 

而重要的particle beam,今天的行程是secondary tuning,

但是我們發現卻delay了8小時以上。

當晚上八點多,我們要離開的時候,

control room的人跑過來跟我們說,儀器出了問題,

他們不知道問題在哪裡,確切的情況要等到明天早上才能知道。

 

 

 

Day 3

每天早上8點,在NSCL 都有小會議來討論cycton 與particle beam儀器的情況,

從會議中,我有些專有名詞聽不太懂,

不過大至上的意思是說,Helium producer(ps. helium是用來冷卻用的) or its compressor

的rotter故障了,而且前三週也發生了同樣的問題,

根據上次的經驗,要花5-7天才能修好...

我們beam time的schedule 只剩4天。

 

沒救了,

中午,我們group就check out hotel,再度開車回Florida了

大概開了7~8的小時,來到了Liousville的一個交流道的Marriott Inn下榻。

這天就這樣過了。

 

 

Day 4

這天,也是開一整天車,早上7點30出發

到Tallahassee時已經是下午6點了。

 

半途,下了很可怕的雨,視線很模糊。

 

 

 

題外話:

要跟美國人social的話,是得懂上他們的文化的,

這次的旅程,大多時間是開車,或者是等待,

討論了很多話題:ex.

比方說在芝加哥的油價要$4以上,

美國政治的議題,

加拿大與美國的關係...

golden rush

講這些東東,我就比較困難融入>"<,因為我對美國的文化實在懂得不多。

所以只能靜靜的聽,有聽不懂的看情況問問。

不過這也是出國留學才能體驗的阿~~

 

 

 

xin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